房產中介要涼了?有中介人員從自己親手投資的爛尾樓跳下結束生命

搜狐焦點北京站 2021-09-06 08:02:37
用手機看
掃描到手機,新聞隨時看

掃一掃,用手機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給朋友

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 原標題:房產中介要涼了? 原創/胡克非 去年,白邵決定離開東北老家前往杭州發展。 白邵是一名房地產經紀人,也就是人們口中的“房產中介”,做出離開東北的決定幾乎不需要思考和猶豫。 “人窮、房價低、沒人買房,在東北賣房致富的難度堪比初中肄業自學考上清北。” 長三角的房地產市場,讓不

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

原標題:房產中介要涼了?

原創/胡克非

去年,白邵決定離開東北老家前往杭州發展。

白邵是一名房地產經紀人,也就是人們口中的“房產中介”,做出離開東北的決定幾乎不需要思考和猶豫。

“人窮、房價低、沒人買房,在東北賣房致富的難度堪比初中肄業自學考上清北。”

長三角的房地產市場,讓不少房產中介動心。白邵的幾個老鄉幾年前就去了杭州、蘇州、嘉興等長三角地區,收入的變化肉眼可見。

“第一年,單車變摩托,第二年,摩托變路虎。”

就在白邵抵達杭州的第二年,“個人自主掛牌房源”功能正式在杭州市二手房交易監管服務平臺上線。

很快不少房產專家發表言論表示,杭州這一舉措將使購房過程去中介化,是一次突破,具有標桿意義。

看完新聞,白邵撥通了老鄉的電話,決定用一頓燒烤解決憋悶的心情,沒想到做了10年房產中介的老鄉,電話號碼已經被手機默認標記為了“外賣送餐”。

中介這個行業是要涼了么?

吸毒的房東

白邵的老鄉叫做朱武,做中介10年,在杭州已經是第五個年頭了,最近生意不景氣,業余時間注冊了外賣騎手,主業還是賣房子。

關于打擊中介的政策和風向,朱武表示,每過一段時間類似的說法就會被提起,但只要一天沒有被徹底禁止,肯干的年輕人還是可以通過這份工作拿到收入。

“很多人覺得杭州是第一個率先站出來的城市,其實在北京、深圳等很多城市都做過嘗試,結果都失敗了。”

杭州早就有這個二手房交易監管服務平臺,只是今年上線了個人自主掛牌房源的新功能,市民通過認證后,可以在平臺查詢掛牌房源。

政策顯然希望,這個平臺可以做到無需中介機構也可以在線選房、自主看房。

通過“革中介的命”,把房地產交易過程中不透明和額外的高額費用取消,最終讓人們重新對房地產提起信心。

房產中介廣告外駐足的路人 圖/中國新聞圖片網

從業多年,朱武已經不在一線帶著客戶奔波看房,需要管理手下10名房產經紀人,督促他們的業績,成為了一個小頭目。

每當有新人加入團隊,朱武總會給他們講自己從業初期的一個故事。

那是北方某個海濱城市的一套房子,房東通過網絡發布了自己的房源,戶型、面積、朝向、樓層俱佳,總價要比周圍的其他房子便宜近30萬元。

信息發布了十分鐘后,朱武從后臺看,已經有近150位潛在買家預約看房。按照自己公司當時的政策,如果朱武最終順利交易這套房子,他本人可以拿到接近16萬元的提成。

房東本人不在當地,鑰匙留給了一位遠房親戚,朱武順利地拿到了鑰匙前去驗房,房間里雖然凌亂,但內部裝修和房屋內格局狀況良好,騎著電動自行車返回門店的時候,朱武已經在計劃即將到手的十幾萬巨款要怎么慶祝。

按照要求,他需要核驗房東以及房產的資質,繳稅證明是否完好,但他聯系不到房東,遠房親戚也支支吾吾。

為了核驗信息,朱武拎著水果和酒,請那位遠房親戚足吃了一頓,酩酊之間,他得知,房東是一位女性,現在人在戒毒所強制戒毒。

在省會的戒毒所里,朱武見到了房東,房東告訴他,自己的房子已經經過了層層抵押,反復套現后,現在房本不在自己手里。

房東告訴朱武,“你要是能幫我把這房子賣掉,我會再額外給你10萬元的補償。”

“房東這輩子是毀了,我要把這房子幫她賣掉,我們公司的口碑和我自己的職業生涯都將結束,為了這20多萬塊錢,不值得。”

朱武回到門店,通過網絡后臺將這個房源刪除,并將房東信息備注為高危,最終沒能掙到這筆巨款。

故事并沒有結束,那套房子最終還是被同行“賣掉了”,朱武可以想象買家將遭到的打擊,接下來的幾年可能都要跟法院打交道,但是在不斷的上訴和勝訴中,能拿回全部房款,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圣人,也不是為我們這個職業開脫,完全由房東掛信息,后臺審核資質的能力和判斷的能力是否足夠?在這個過程中交易的安全誰來保證?圖片信息的真實性怎么保證?”

“即便是房源信息真實,資質也沒問題,區域緊俏的地方,房東如果要求購房者繳納高額訂金,那么這個訂金的安全性怎么保證?”

“這是一個便民和專業的選擇題,你花5塊錢買兩個茄子,這本身沒有專業門檻,肯定越方便越便宜更合適,但是你花500萬元買個房子呢?”

自殺的中介

據國家統計局統計,截至2018年末,全國共有房產中介服務從業人員158.3萬人,2004年至2018年的復合年增長率達14.60%。另據貝殼研究院披露的數據,2020年,我國房產經紀人總數已接近200萬人。

“200萬人,這么大的一個從業基數,不可能一夜之間改行。”

朱武又給出了一個數據,去年,全國有85%的二手房是由中介賣出去的,這個行業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解決了就業問題,也見證了房地產輝煌的發展過程。

房地產業的發展,令房產中介行業迅速壯大 圖/中國新聞圖片網

房地產最火的年代里,中介們能賺到的錢是驚人的,尤其在各地紛紛宣布將限制開發別墅類房地產項目的時候,別墅的存量房經歷過一陣相當瘋狂的日子。

房產經紀人賣別墅一個禮拜,自己買了一套別墅。這不是天方夜譚,也不是童話故事,而是真實發生的事實。

“要討論的,不是中介這個行業是否應該存在,而是這個行業如何向專業化規范化發展。”

利潤高,競爭大,行業必然催生不正當競爭,最終讓行業顯得烏煙瘴氣。

讓朱武開始思考行業的發展前景的契機,是帶他入行的師傅王德海的離世。

“他從自己親手投資的爛尾樓跳下,結束了生命。”

他就是掙得太快,掙得太多了。為了能拿到更多的業績,王德海幾乎用到了中介所有能用的不良手段,發布虛假房源、慫恿賣家漲價、在合同上吃差價,甚至和開發商合作捂盤。

在當地,王德海通過一些手段,掌握了一部分房產交易的話語權,渠道費水漲船高,甚至開始威脅房企,哪個開發商給他的傭金高,他就會優先推哪個開發商的盤。

王德海曾對朱武說過,“我賣不出去的房子,誰也別想賣出去。”

房地產行業資本快速膨脹,給了王德海機會,通過一次和房地產商的深度合作,王德海拿到了近億元收入,他果斷辭去了房產經紀人的工作,搖身一變成為了房地產投資人。

隨后,王德海將全部積蓄,一股腦地投入了一個尚未開發的樓盤項目,最終那個樓盤資金鏈斷裂,成為了爛尾樓。

王德海這么做早晚是要出事的,但朱武沒想到他會以自殺結束生命。

“中介行業的亂象,是伴隨著房地產發展愈演愈烈的,在一線城市,房產中介的服務費多年一直保持在2%-3%左右,1套總價500萬元的房子,中介費就要10萬元,當房子的價格變成了1000萬,中介費就變成了20萬元。”

以杭州為例,杭州市絕大部分房產中介是根據房款成交額分檔收取中介費的,且均由買方出。一般情況下,房款額在100萬元以下的,中介費為3%;房款額在100萬元以上的,中介費為2%。

雖然這個收費比例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并不算高,但動輒十幾萬甚至幾十萬的中介費用,還是讓不少購房者望而卻步。

雖然有些小型房產中介企業曾打出過1%服務費的宣傳,但是購房者在基于安全性和專業性的考量下,并沒有大量成交流向小型房產中介企業。

房價漲起來,雖然中介費比例沒變,總價自然也漲了,但是客戶享受到的服務是沒有改變的,房價越高,人們對于中介的非議就越大。

為了謀取利潤,不少房產中介從業者甚至不惜參與炒房,抬高房價攫取利潤,在惡性競爭持續的情況下,甚至還出現了巨頭壟斷的情況。

“不能因為我們從業者普遍學歷不高,就認為我們這個行業是一個門檻很低的工作,法律、產權、安全,哪一點都需要極高的專業性來保證。”

即便如此,在朱武看來,行業的確是到了需要監管治理的地步了,但想要取締這個行業,仍不現實。

中介涼了,房價能打下來么?

雖然朱武保持樂觀,但是從行業上看,今年僅1月到7月,全國關于房地產的調整多達300余起,涉及十幾個城市。

從設置二手房指導價格,到二手房貸款業務收緊,再到房東通過網絡發布房源,一系列的操作,的確讓中介行業感受到了動蕩。

房產中介行業正在經歷肉眼可見的蕭條,深圳的同行發消息告訴白邵,那邊很多小型房產中介企業正在大面積閉店。

深圳一個小區的業主,為了賣掉自家的房子,拉了一個500人的微信群,除房東本人外,剩下499人都是房產中介,天天在群里發紅包,推薦自己的房子,一連幾個月,房子還是沒賣掉。

一個月來,北京、深圳、蘇州、杭州等地的二手房成交量驟減,大家都在觀望,在朱武看來,多年來國內的房地產消費者養成了一個習慣,“買漲不買跌”。

只要房地產出現政策性動蕩,就一定是持幣觀望,畢竟買房子要花大價錢,所有人都想等著看,還能跌多少。

江蘇淮安一樓盤廣告 圖/中國新聞圖片網

對于房產中介而言,最大的焦慮并不來自杭州出臺的“個人自主掛牌房源”功能,而是在江湖中流傳甚廣的另一則信息。

“房屋交易中介費不得超過當地社會平均工資的3倍。” 雖然截至目前,網傳消息并沒有被證實,并有專家認為完全落地的可能性極小。

即便是最終出臺了進一步限制房產中介的政策,房價就能下來么?白邵并不這么認為。

通過多年的行業觀察,白邵認為,國家一直主推的“房住不炒”政策沒問題,但是樓市的實際變化受到供需關系、政策調控、貨幣變化等眾多因素影響,房價不應該“大漲”更不會“大跌”。

只要存在交易行為,目前中介就有生存的必要和價值。

工作的這些年,白邵積累了不少知識,房地產相關、學生教育、醫療水平、商業設施配套甚至風水周易,客戶興趣來了,能跟自己從世界杯比賽聊到美國大選。

需要儲備的知識越來越多,但最終成交的房子越來越少,這讓白邵不禁動搖。

“如果這個行業真的完了,那么我可能會選擇成為一名黑中介,因為服務需求依然存在,有服務的需求就有利可圖,廣州的很多同行都已經開始研究陰陽合同來應對二手房指導售價的規定了。”

傍晚的燒烤攤上,朱武端著酒杯操著東北鄉音對白邵說:

“別太當回事,互聯網這么多年你還不懂么?線上交易想要有結果,還得看流量,這事要是那么好弄,那些有流量的互聯網巨頭們早就可以弄了,他們都沒把我們弄死,說明不好弄,沒法弄。”

“兄弟,你說是不?”二人碰杯,一飲而盡。

碰杯時,白邵刻意將手里的杯子向下拿了兩寸,這還是一位山東客戶告訴他的。

(應受訪者要求,白邵、朱武、王德海均為化名)

聲明:本文由入駐焦點開放平臺的作者撰寫,除焦點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點立場。